赞助商与球队矛盾如何破,羽超职业化被讽是笑

2020-01-03 06:04 来源:未知

图片 1

2016-2017赛季中国羽毛球俱乐部超级联赛正式开赛了。主角只有一个林丹。

职业联赛职业吗?

在场边,粉丝们依旧举着为林丹加油的横幅,林丹在场上每一次精彩的扣杀依旧能博得阵阵欢呼。远离喧嚣,回归赛场,超级丹依旧实力不减。

  专题策划/本报记者陈伟胜 专题撰文/本报记者杨敏

除了林丹,新赛季的羽超联赛几乎汇集所有羽坛的一哥一姐,但尴尬的现实是,羽超联赛再次失去了赞助商的冠名,商务合作伙伴也在即将开赛前出现了变动。

  本期特邀嘉宾:

羽毛球这项在中国群众基础庞大的运动,为何在市场化和职业化过程中频频受阻?颇具商业价值的林丹们为何也难拯救羽超联赛?

  华南师范大学体育科学学院博士生导师谭建湘

在场边,粉丝们依旧举着为林丹加油的横幅。

  广东侨兴集团粤羽羽毛球俱乐部总教练高军

珍惜机会,重新出发

  在中国体坛第一职业联赛——中超收官之际,CBA、男、女排联赛、羽超联赛甚至连棒球、拳击、武术等多个项目纷纷争抢“职业联赛”蛋糕,但尚未开局就已出现消化不良的“症状”——外界鲜有问津、上座率偏低是常态;球员转会制度形同虚设;找不到赞助商被迫“裸奔”,这样的联赛谈何“职业”?还不统统都是“伪装者”。此前一直被视为“鸡肋”的羽超联赛12月即将重燃战火,不知道这个吸引了中外羽坛名将加盟的联赛是否能摇身一变成为“职业联赛蛋糕”中的“香饽饽”?

对于林丹的复出,国家体育总局乒羽中心给出了八个字的寄语珍惜机会,重新出发。

  羽超联赛职业化是一个笑话

在林丹代表广州粤羽俱乐部的第一场比赛中,他在第四场单打中出场,之前主队0-3落后其实已经输掉比赛。然而,久未在赛场上露面的超级丹依旧未失一局战胜90后小将田厚威。

  杨敏:新赛季羽超联赛12月重燃战火。与上赛季不同的是,今年取消升降级,赛程被压缩仅剩两个月,赛制从11分制回归至与国际接轨的21分。上赛季成功保级的广州粤羽,新赛季获得韩国头号男双主力李龙大/高成炫加盟,可惜的是,俱乐部主场搬去了惠州,广州球迷要想给队伍加油的话,得开车两个小时到惠州去。

林丹在比赛中。

  高军:是的,从俱乐部的角度看,“搬家”是为了今后更好的发展,从球迷的角度说,要给队伍捧场的话确实没有在家门口方便。不过,今年俱乐部的亮点还是不少的,韩国双打名将李龙大的号召力自不必说,广州粤羽依然保留王睁茗、钟倩欣、区冬妮等本土培养的国手,更从浙江队引进了一些有潜力的队员,总的来说,我们的实力在联赛中游的位置。

田厚威的实力并不弱,1992年出生的他现在世界排名第8位,是国羽的希望之星。虽然林丹开局有些不在状态,好在丰富的经验和绝对的实力让他赢下了比赛。

  杨敏:谭教授曾担任过粤羽俱乐部董事长,对广州羽毛球有着深厚的感情。新赛季的羽超联赛即将开锣,你依然不看好这个号称职业化的联赛吗?

本身联赛第一场就不好打,上来就是很强的对手。球队0比3落后时,感觉每场比赛都是个锻炼的机会。林丹在赛后接受采访表示,自己会像组织要求的那样,珍惜每一次比赛的机会。

  谭建湘:广州有着300万羽毛球人口,我当然希望粤羽俱乐部再创佳绩。但我对于羽超联赛的观点没有改变,这根本就是伪联赛,谈何职业!早在3年前有媒体采访我时,我就对羽超联赛提出质疑:一线球星并不是自由身,所以职业化只能是一个笑话。真正的职业化应该由俱乐部投资人决定赛制,但现在是俱乐部投钱,中国羽协在制定游戏规则。羽超联赛的俱乐部虽然是在工商部门注册的,但不发生经营活动,没有效益产生。而职业联赛是以商业利益为追求,取决于市场,生存也是靠市场。不难看出,现在各家俱乐部都在挣扎求存,投资人又不是慈善家,他们需要看到相应的回报才会给俱乐部投资。

在经历了风波后,林丹显得尤为低调。比赛结束后,他没有出席新闻发布会,仅仅是在混合采访区接受媒体的访问。

  为奥运缩短联赛赛程乃中国特色

林丹接受访问。

  杨敏:羽超联赛新赛季的全部角逐将从12月到明年1月,赛程中出现了一周三赛,外界普遍认为这是因为奥运年到来,要给国家队的备战让路。新赛季取消了升降级,这是否会影响俱乐部的取胜心?广州粤羽曾夺得过羽超联赛冠军,上赛季又经历了保级战,新赛季的目标如何设定呢?

而对于加盟广州队的决定,外界猜测是为了妻子谢杏芳。因为谢杏芳就在广东省乒羽中心任职,而他们的孩子刚刚满月。

  高军:因为取消了升降级,加上又是奥运年,俱乐部在新赛季的目标是在保证国家队主力队员不受伤的情况下尽量争取最佳成绩。王睁茗和钟倩欣过去的半年都在参加奥运积分赛,不管最后他们是否有机会参加里约奥运,俱乐部是需要对他们在联赛期间的身体状况负责的,绝不希望他们出现任何意外,影响明年下一阶段的奥运积分赛。一周三赛对于运动员来说确实不容易,但赛程既然有这样的安排,我们就从训练、交通、饮食等各方面做好后勤保障工作,让队员在频繁的比赛中得到充分的休息以调整好状态。

广州粤羽队总教练高军也在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表示,林丹与该俱乐部的合作意向是在他被爆出轨事件之后达成的。

  谭建湘:你看到国外哪个项目的职业联赛为了国家队更好地备战奥运会而缩短赛程的吗?绝对没有!这是中国特色。中超联赛也曾为了冲击世界杯而缩短赛程,而其他项目的联赛本来半年的赛程,也因遇到奥运年而少了4个月,我是赞助商的话,我也会思索商业权益如何保障。羽超联赛也打了好几年了,每年的比赛时间都不确定,赛制也在不停地变化,上赛季的5局11分制以及“3打3”,没有与世界接轨,也没有吸引更多的观众。实际上,全球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与地区的羽毛球联赛能冠以职业化标签的,因为这个项目根本没有达到市场需要。羽毛球和乒乓球一样,世界人民懂玩的有很多,但人家就是拿来自娱自乐的,走竞技层面的非常少。愿意花钱观赏这两个项目高水平对决的受众数量太少,没有市场需求。大家现在只能抱着锻炼队伍、推动羽毛球普及的目的去做联赛。当然,这对羽毛球市场发展也是推动,但这和发展职业化完全是不同的概念。

我们愿意给林丹提供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也不希望这位优秀的运动员因为场外的风波而错过了重返赛场的任何可能。

  中国职业联赛大多为“伪装者”

超级丹训练。

  杨敏:中国不少联赛号称“职业”,但他们在制度、资金、管理、人才、宣传、开发等方面都存在明显的短板。高指导一直担任广州粤羽的总教练,谭教授也曾担任俱乐部的管理层,请问你们对职业联赛有何看法与建议?

而为了尽快恢复状态,33岁的林丹每天都会坚持去国家体育总局力量房进行训练,他的经纪人还曾在社交媒体上晒出一张超级丹训练时的照片。

  高军:在广州粤羽的组建与成长过程中,我主要是负责队伍的训练与比赛。老实说,要成功运营一个俱乐部,需要的是多方的努力与配合。不说别的,就说给俱乐部寻找冠名赞助商,这是每个俱乐部在赛季前最头痛的问题。一个俱乐部一个赛季的运营经费达到7位数,再算上引进外援或名将,又是一笔不菲的投入。幸运的是,新赛季广州粤羽成功与来自惠州的广东侨兴集团牵手,希望今后双方通力合作,共同促进俱乐部的发展。

在完成新赛季羽超联赛的首秀后,林丹转发了自己球迷后援会的微博,他写道:谢谢大家,我会努力。

  谭建湘:职业联赛实际上是投资人为大众打造的娱乐产品,这个产品的存在与发展完全由市场需求来决定,消费者觉得好看,那就有生存下去的可能,反之,断了钱途也就断了前途。中国的职业联赛在指导思想上本末倒置,体育部门希望通过高水平的竞技形成市场需求,不是为了大众,而是希望联赛为举国体制服务。这就是为什么足球、篮球这样的大球联赛,在中国是由所属的体育管理部门来操办,也敢于给世界杯、奥运会让路而缩短赛程,因为主办者都忽视了职业联赛的本质,市场对于职业体育没有直接的决定作用。

名将云集难掩羽超裸奔尴尬

  高军:除非把羽超联赛的蛋糕做大,才有更多的投资者愿意投资。新赛季羽超联赛获得冠名赞助,央视也进行直播,再加上名将的坐镇,总的势头是良好的。当然,要真正实现职业化,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

除了在争议中重新出发的林丹外,本赛季的羽超联赛还吸引了谌龙、蔡赟、张楠、李雪芮、王仪涵、王适娴、马晋等新老国手。

  谭建湘:真正的职业联赛,俱乐部是话事人,他们之间组成一个联盟,共同作出对联赛产生重要影响的决定,而不是国家的某个项目管理中心或者该项目的协会拥有话事权。中超只是相对地距离职业化近一些,实质上也没有达到职业联赛的标准。皇马、切尔西、巴萨这些豪门都是独立运营的个体,俱乐部是赚钱的,而即使在亚冠登顶的恒大,说到底只不过是恒大集团打造的一面招牌。不仅恒大,鲁能、国安这些知名的中超俱乐部也一样,从组建之初就不规范。不要动不动就把联赛冠以“职业”两个字,先搞清楚什么是职业体育。在中国,有机会打造成职业联赛的项目,目前只有足球和篮球,这是项目特点决定的,受众喜欢,有市场需求,其他项目所谓的“职业联赛”都是“伪装者”,需要按照职业体育的规律和要求培养职业体育项目。

而女单新科世界第一的戴资颖,韩国名将李龙大、孙完虎、李孝贞,以及印尼的里约奥运混双冠军陈炳顺、吴柳萤都出现在羽超联赛的大名单中。

众星云集的羽超联赛激烈程度也有所增加。比赛在常规赛阶段依旧采用主客场双循环赛,但与上赛季不同的是,季后赛增加了末位淘汰的升降级策略。

的确,羽超在话题性和观赏性方面比以往更具看点,但一个尴尬的现实是,他们没有赞助商的冠名联赛又一次裸奔了。

在上一赛季,羽超联赛曾经获得小样乳酸盐千万元的冠名赞助,结束了联赛长期裸奔的局面。然而,本赛季联赛失去主冠名商,只有海信等一些企业作为其官方合作伙伴。

根据羽超联赛的官网显示,联赛的商务运营商也在即将开赛前出现了变动:

今年9月,中国羽协发布公告称北京威维体育文化有限公司成为羽超联赛的商务开发运营和推广合作伙伴。然而在12月初,羽超联赛的商务开发运营商又变成了中视体育娱乐有限公司。

对此,羽协给出的解释是,双方未能在核心协议上达成一致。

林丹身边是羽超的广告板。

群众基础庞大,却为何难以职业化?

羽毛球一直拥有庞大的群众基础,是除了跑步外参与人数最多的全民健身运动,仅在上海就有不下千家的羽毛球民间俱乐部,甚至还有专门为女性开设的俱乐部。

然而,这项如此普及的运动却在职业化的过程中遭遇到了一系列的阻力,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商业开发与队员归属的矛盾。

曾经担任过广州粤羽俱乐部董事长的华南师范大学教授谭建湘曾在接受《广州日报》时直言羽超是伪职业化,真正的职业化应该由俱乐部投资人决定赛制,但现在是俱乐部投钱,中国羽协在制定游戏规则。

在去年,羽超联赛就上演了一出宫斗大戏。

2015年6月,林丹在羽超联赛中出现了商业纠纷。当时,他以150万的身价加盟青岛队,却因为身穿个人赞助品牌违反相关规定,因而无法登场。

这些年,羽超商业开发相当糟糕,羽协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赞助商,而俱乐部一直是弱势群体。

青岛俱乐部总教练李卫国就把矛头指向了羽协:我们希望今后中国羽协在羽超联赛的运作上能够提前把规定落到文字上去,这样的话,大家做起来都可以规范一些。

对于这一点,中国羽协已经做出了很大的改变。从去年年末开始,联赛就放开了赞助商对于单支球队的赞助权,这一做法甚至要领先于如今的CBA。

在新赛季我们也能看到,8支队伍身披由不同赞助商提供的战袍,其中包括李宁、尤尼克斯和威克等多家运动品牌。

自从签约个人赞助商尤尼克斯后,林丹曾在赛场内遭遇了重重的商业阻碍。

但对于羽超,他们也遭遇了和乒超一样的尴尬。

国乒总教练刘国梁曾对澎湃新闻记者说过一个词双轨制。所谓双轨制就是国家队和俱乐部并行,这点在羽毛球赛场同样存在。

一方面走举国体制的专业化道路,国家队的首要职责是为国争光;一方面走联赛市场化,但市场化又有一定的局限性。

谭建湘教授也表示,现实的情况是,一线球星是国家队的,球员并不是自由身,所以职业化只能是一个笑话。不是说搞个联赛,搞个主客场制,弄个转会就是职业化了。

从赞助商问题可以看出,羽超一直在进步,但羽超与乒超、女排联赛一样,正在经历着向市场化和职业化转型的过渡期。处理好双轨制,或许是中国体育几大传统强项共同面临的课题。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址发布于综合体育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赞助商与球队矛盾如何破,羽超职业化被讽是笑